欢迎您来到南水北调东线江苏水源网站! 2019年10月22日 星期二

首页> 媒体报道> 新闻详情

中国南水北调:成功治污教益难忘(上)

发布时间:2019-09-18 阅读:243 次 分享

  夏青(南水北调中线、东线治污规划负责人)
  今年是南水北调工程东中线全面通水五周年,东线水质达Ⅲ类,中线水质保Ⅱ类,北方人民享受到长江水、汉江水的甘甜。环保人和水利人共同用事实成功化解了20年前南水北调工程立项时的“水质难以保证”的疑虑。我有幸全程参与南水北调工程治污,留下了终身难忘的教益。
  接受任务
  接受编制南水北调工程治污规划任务是本世纪初叶,时任南水北调设计管理局局长许新宜要求我接下南水北调工程(包括东、中、西三线)从立项、建设到成功通水全过程的环境影响评价和编制水质安全保障方案的任务。我和许新宜都是我国环境科学专业首批培养的研究生,都希望有机会为中国水环境保护做点大事,都有为环保献身的热情,因为双方都有对方绝对不会食言的相互信任,因此在没谈经费,也没签定任务合同书的情况下,我就一口应承下来完成这件大任务。有利条件是,当时我作为中国环境科学研究院副院长,受命筹办中国环境规划院,兼任环境规划院领导,正在组建水环境规划队伍,也需要承接重大任务来锤炼这支新组建的环境规划队伍。
  最为给力的是,恰逢朱镕基总理提出“三先三后”的指示,首次把“生态环境优先”提到实施国家重大工程的重要位置,更强化了我们的使命感和责任心。生态环境优先的理念首次清晰地融入我国重大工程的立项决策,给了环保人机会。
  最先进行的是编制东线治污规划。由于2000年零点行动后,淮河流域山东片水体污染仍然严重,在治淮流域目标未成功实现前,东线治污能超越治淮提前治污成功吗?大家信心不足。记得当时淮委最初编制的东线工程环境影响报告书因未能提出确保Ⅲ类水质而遭到否决,河北、天津则公开表示对东线治污没信心,拒绝接纳东线水,只要中线水。面对这样的巨大压力,考虑东线连接淮河、黄河、海河三条污染河流下游重污染区,确实难下决心制定较高的治污目标。彷徨之际,决策支撑的信心和力量来自时任水利部部长汪恕诚。汪部长指出,三条河流下游确实污染严重,但这三条河流下游是比中上游经济更发达的地区,如果经济发达地区都不能领先实现治污目标,那中国的环境治理和保护还能有希望吗? (下转第二版)(上接第一版)这番严肃亲切的提醒,坚定了我把东线工程治污放在为全国创建“治污样板”的高度上,也坚定了“南四湖保Ⅲ类水”的规划目标,决心依托南水北调东线大型水利工程的时间进度约束和资金支持,创建输水干线外水质由劣Ⅴ类提升至Ⅲ类的样板工程。有了思想境界和目标,治污方略随即形成,我们梳理凝练出“治、截、导、用、保”五字方针,其中“截”与“导”旨在用截污导流措施确保污水不进东线输水总干渠,这项针对性措施是将国际水质规划理论中的择段排放理论应用在形成一条“清水廊道”目标上。
  在执行过程中,曾受到倡导就地治理污染的专家有关“转移污染物”的非议:例如处于黄泛区的徐州污水处理厂出水,规划通过河渠排至147公里外的盐城海滩,给处理厂出水找到出路。因为徐州几个污水处理厂尽管增加了建设经费,提高了出水标准,仍然遇到尾水不得入安徽境内,农灌又不能全消纳的难题。污水出路不解决,东线工程北调水水质安全就没有保障。正是通过因地制宜、因水而异的配套治污措施,把处理厂、农灌、污水输送和最终排口选择与最终处置形成系统,最终实现了污染物排口转移,但环境影响未转嫁。更重要的是,彻底解决了东线工程干渠内输运的长江水不受徐州污水污染的问题,清污水不再见面。当时许多专家质疑徐州污水处理厂出水已达一级B,为什么不能进干渠?我答曰,一是担心污水处理厂出污染事故,二是北方受水区人民情感上不愿接受清水廊道掺进污水处理厂尾水。事实证明,这一决策符合公众和标准对北调水的要求。
  决战南四湖
  东线工程治污的关键是南四湖,即使放在今天,也不敢轻言能成功治理如此大面积的劣Ⅴ类湖泊水域。但在2001年,因为有南水北调这样的国家重点工程任务为治污撑腰,我向时任副总理的温家宝同志汇报治污规划时,理由充分地介绍了南四湖40余条入湖河流及湖泊水体本身削减污染物的可行性,说明了尽管现在有五项水质指标超Ⅴ类,但通水前必须达Ⅲ类水的规划方案减污依据。汪恕诚、刘江、汪纪荣等领导在场,我们一起聆听了温总理有关治污成功对北调水的意义、停产工人生活需纳入保险、治污设备应优先选用国产设备、注意各部门合作等具体指示。此后,李鹏委员长主持全国人大常委会会议,我再次汇报,说明南四湖要削减90%左右的污染物方能保证由劣Ⅴ类提升至Ⅲ类水标准,这是“九五”、“十五”我国水体污染物削减的主战场。当时敢于汇报东线治污目标必须交出Ⅲ类水,是因为“三先三后”的指示、工程通水目标必须包括水质保障的高标准,以及北方受水区人民的重托和信任,都让我们没有退路。
  东线工程治污规划有幸得到了全国人大常委会和国务院的直接领导和支持,接下来,面对的艰巨任务是,如何实现治污目标?最幸运的是,在南四湖一线亲临指挥治污的战友是时任山东省环保厅厅长的张波同志,他是南四湖治污前方总指挥。90年代初,张波博士一毕业我们就有机会合作,在东线治污中再次共事。他一直表达谨慎而又乐观的态度,根据南四湖地势特点,污水无“截”和“导”的可能,将五字方针改为“治、用、保”,在山东坚持实施并提出入湖河口湿地建设的因地制宜措施,形成了与江苏不同的治污方略,开创了中国第一个劣Ⅴ类水体通过治污达Ⅲ类水体的治污典范。
  因为有国家重大工程支撑起南四湖治污,我也第一次感受到了治污规划目标全面实现的兴奋和欣慰,虽然治污历经15年,但这是我主持制定的第一个得以全面实现的规划,这份来之不易的欣喜弥足珍贵。

(转自中国南水北调网)

备案序号:苏ICP备16032068号
Copyright © 2018南水北调东线江苏水源有限责任公司